老青宴

Parting is all we need to know of hell.

 

长岛冰茶 Chapter1

好久不见

也不是很会写文章了

多给点提议?多给点回复?

还是爱你们


———————————————————————————————


Karlie喝醉了。

 

Taylor在接到Cara电话的时候正在参加一个晚宴,身边的声音嘈杂到她捂着耳朵也不能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她举着电话挤过人堆,走到了高楼的露天平台,底下是纽约夜晚的灯光,她缩了缩肩膀,感觉到了凉意。

“你说Karlie喝醉了?”Taylor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恩是的”,Cara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乖巧坐在吧台边的高个子,脸颊上不同与往的红晕和她有些不流利的倒酒动作却还是暴露了她。

“我想你可能需要来一下。”Cara转过头,对着电话里的Taylor说。

“我么?”Taylor皱了皱眉,她不觉得此刻让自己去找Karlie是一个好主意,更何况,现在的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去这么做。

“Cara你知道,我们……”

“噢是的是的,我知道你们那点儿破事儿。”Cara拧着她的粗眉毛转过头去拉住那个看起来没有一点异样的高个女人的手阻止她继续喝下去,但显然只有一只可活动的手的她没能如愿。

“但她现在会说的唯一一个单词就是你的名字,你觉得我不找你还能找谁?”


我的名字……么?


Taylor的眼神看着远处有些晃,在顶楼穿过耳边的风声里,她仿佛能听见那软糯的声音在之前的每一个早晨蹭着自己金色的头发,仿佛能见到,仿佛能吻到……

“Heyhey,Taylor你还在听么?我这里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Cara艰难地说着,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心里几乎要抓狂。

这已经是第几个玻璃杯了?这个女人是想把这里的杯子都砸光么?偏偏还是现在这副无辜的样子让人没办法冲她发火。Cara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那个把面前这个女人弄成这样的另一个女人快点来解救她,她现在累的身心俱疲,只想回家倒在床上。

“啊……恩我在听……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Taylor从自己的画面里逃出来,像是怕被发现一样的仓促地回答着,而话一出口就又后了悔。


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理会她此刻内心的心情,她带着上扬的期待语气飞快的说了句“好的”就挂断了电话,没有再给Taylor开口的时间。

Taylor叹了口气,跟宴会的主人说了声抱歉,就通知了自己的保镖先行离开。

坐在车后座的时候她无意识地扭着自己的手指,她觉得自己想起了很多东西,又什么都没有细想,但她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


她还没有准备好见到Karlie。

 


事实上见到Karlie的时候Taylor的反应也没有自己意料中的那么大,她看见披散着金发的高个女人举着玻璃杯安静的坐在吧台边,就像是平时的样子。

Cara几乎是从位子上窜起来拉住了Taylor,她抱怨了一番这个难得喝醉的人是多么的折腾,摔了多少个杯子喝了多少瓶酒,看着Taylor有些皱起的眉头,然后突然住了嘴。

“噢我还有事情我要先走了!Taylor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Cara就拍拍Taylor的肩拎起自己的包飞快的离开了酒吧,速度之快让她有些咋舌。

她转过头,看见那个乖巧的人正坐在吧台上,正在问一脸无可奈何的酒保继续要酒。

“Karlie你不能再喝了……”Taylor叹了口气,走过去拉住Karlie的手臂,“你醉了……”

Karlie只是转过头木木的看了Taylor一眼,然后就像不认识她一般,转过头继续和酒保说,“长岛冰茶一份,谢谢。”

酒保看了看Taylor,像是在想现在应该听谁的话。但Taylor的视线全程放在她面前这个坐的端正的人身上,让他有些为难。他想了想,还是认命的转头去调酒。

只希望他们最后能把摔了的杯子钱补上,这样明天也好跟老板交代。酒保这么想着。


“你想干什么呢Karl……”Taylor叹了口气,她不知道现在的Karlie是真的醉了,还是想借着酒意跟她表达些什么。

“Taylor”,对方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干脆。

“什么?”Taylor以为她叫自己。

“我说我在等Taylor。”Karlie的视线跟着酒保的动作,认真的像个小学生。

Taylor看着她的侧脸,想了想咽下了嘴边的那句,“我就是Taylor”,她坐到的Karlie旁边的吧台位置,顺着她的话问下去。


“你为什么要等她?”

“回家”

Karlie皱了皱眉,语气就像是Taylor提了一个智障问题一般,Taylor却没来由的酸了鼻子。


回家……回哪里的家呢……


还好酒保这个时候将调好的长岛冰茶递了过来,才给了她低头缓神的时间。她吸了吸鼻子,向酒保示意自己要一杯柠檬水。直到酒保将水送来并知趣的走到明显不会听到他们对话的一旁开始安静的擦起剩下为数不多的玻璃杯之前,Taylor都没有再开口,她只是安静的盯着Karlie同样安静的侧脸发呆。


她此刻竟然突然希望醉了的人是自己。


“为什么要等她回家呢?”,Taylor还是开了口。

Karlie正双手握着酒杯,低下头认真地喝着,在听到Taylor的问话后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头看着Taylor。失焦的眼神让Taylor知道她在思考。

“因为……她在家那里……”,这样的长句子对现在的Karlie来说有点困难,她也像是感觉出了自己的语义不详,又补了句,“不对……是家在她那里……也不对……”

“你是想说她是家么?”,Taylor替她把话说完。

“恩”,Karlie点点头。

“她是家”,低头喝了一口酒杯里的液体,她又重复了一遍。

Taylor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才忍住自己的一些情绪,她的声线可能有些颤抖,但是没关系,现在的Karlie并不会注意到。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

“因为她找了别的男朋友……恩,新闻上是这么说的……”

“新闻上说的你就相信了么?”

“我不知道……我相信不了……我是说,我没法不相信……不对,我不相信那些新闻……”


Karlie皱着眉,像是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撇了撇嘴表示懊恼。

Taylor看到她这个样子习惯性的想去揉她的脑袋,Karlie偏了偏头,但因为酒精的作用,也没能完全躲掉。

Taylor感受到了她的反应,没有多说什么,收回了手放在柠檬水的玻璃杯边缘打转。


“那既然你不相信,为什么不找她问清楚呢?”Taylor一只手撑着脑袋,看着她。


“我不能影响她的生活。”


每个单词都清楚到坚定,Taylor停下了打圈的手指,直勾勾的盯着她。


“为什么……这么说……”


Karlie眯着眼盯了Taylor一会儿,摇摇头不说话了。

长岛冰茶的颜色像极了红茶,Karlie噙着吸管搅动着被子里的碎冰,安静的,不说话的。

Taylor有点不习惯,她印象里的Karlie不是这样的。她总是阳光的,喜欢露出她的牙齿那样的笑,会用软糯的语气在自己的耳边说一些让人心情变好的话。她总是笑着的,能连带着让自己的心情也变好。而不是这样安静的坐在这里,甚至都不认识自己。

这样的Karlie让Taylor有些难过,她忍不住继续开口。


“你爱她么?”,Taylor努力让自己的问话显得不那么刻意。


“不”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Taylor不禁坐直了身子。


不……么?


“为什么?我以为你应该很爱她……”


“因为她不希望我告诉别人。”Karlie眨了眨眼,“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爱她。”

 

【tbc】


——————————————————————————————————

楼梯间 → 第二章  第三章

  162 23
评论(23)
热度(162)

© 老青宴 | Powered by LOFTER